鴛鴦隊

東方鴛鴦球隊,濃郁情感像家人
東方鴛鴦高爾夫球隊第六屆會長盃,2007/9/23,東方高爾夫球場,桃園縣,台灣

東方鴛鴦隊女性專業經理人的溫婉細心,在東方高爾夫俱樂部的會員經營上給了我們實質的感受。

位於桃園縣林口地區的東方高爾夫俱樂部,可以說是北台灣私人俱樂部的典範。最貼近「會員制」的高爾夫球場管理模式,一般非會員球友只有在星期一,才可以憑預約接觸這座頂級休閒球場。略帶龜毛的制度,卻讓會員的權益在這裡得到最大的保障。

硬體的美學設計,由設計感十足的會館開始。樓高三層的開闊設計,在設計師細心不讓人工建築與自然景觀衝突下,刻意的覆蓋上油綠草皮,也讓會館與第十洞的發球台連結綠油油的球道仿佛天成。會館前和球場景色相連的人工湖,湖面上經常有綠頭鴨、黑天鵝來去遊走,讓原本忙碌的都會人立即感受到放鬆的心情。

談到球場與會員間的互動,不能不提到俱樂部的會員球隊-東方鴛鴦高爾夫球隊。我們知道鴛鴦這種水鳥,早在滿清時代就已經輸出到了歐洲,這從鴛鴦的俗名略見端倪。鴛鴦的俗名是Mandarin Duck,可以譯為「來自東方的鴨子」,或是「來自中國的鴨子」,主要是因為鴛鴦是由東方所引進的,所以鴛鴦的分布不僅在亞洲,甚至在英國或是歐洲都可以看見牠們美麗的身影。

「鴛鴦」一詞最早用於西周時代古書《詩經》,詩經小雅〈甫田之什〉第六篇「鴛鴦」其文為:「鴛鴦于飛,畢之羅之;君子萬年,福祿宜之。鴛鴦在梁,戢其左翼;君子萬年,宜其遐福。」這裡的鴛鴦是比擬為君王。而擬人化的鴛鴦和愛情有相關聯的,則要推晉朝崔豹的《古今注》中的記載:「鴛鴦,水鳥,鳧類也,雄雌未嘗相離,人得其一,則一思而至於死,故曰匹鳥。」膾炙人口的詞句「只羨鴛鴦不羨仙」,則是出自於唐朝盧照鄰〈長安古意〉中:「得成比目何辭死,願作鴛鴦不羨仙;比目鴛鴦真可羨,雙去雙來君不見。」

此外,明朝劉基所寫的〈蓮塘曲〉:「落日下蓮塘,輕舟赴晚涼;偶然花片落,飛出兩鴛鴦。」詩中意境唯美,尤其是「偶然花片落,飛出兩鴛鴦」對鴛鴦容易受驚的習性有著生動的描述。

取其如此詩情寫意的隊名,鴛鴦隊,的確是一個由夫妻檔共同結合的組織,這個球隊,目前成員以三十五對夫妻檔為限,是國內夫妻檔最多的球隊,2001年十月創隊,例行球敘時間為每個月第四個星期日,成軍至今已經將近十年的時間,歷屆會長,依序是林文勝、管業森、楊清田、許勝雄、林文進、吳永昇。

數年前,現任東方球場總經理郭秋琳與創會會長、歐世克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林文勝、管氏企業董事長管業森、東方球王黃永清、中華民國女子職業高協理事長蔡麗香等人發起。

談到創隊經過,林文勝提到當時的動機是由於幾位朋友都是夫妻檔打球,也是東方球場的會員,因此向郭秋琳提議能成立球隊,讓更多的家庭有更多的交流機會。郭秋琳則提到在取名時,由於看到球場 水池養的一群綠頭鴨,很像鴛鴦,且這個球場又以夫妻檔為主,決定以鴛鴦命名,郭秋琳笑著說和蔡麗香兩人就當作球隊的兩隻蝴蝶,與當時正熱門的「鴛鴦蝴蝶夢」相呼應。

一開始為了讓球隊的運作正常,鴛鴦隊只納入十二對夫妻檔。林文勝則授命擔任第一屆會長,為了讓這些來自不同領域的家庭,能夠宛如一家人的和諧,林文勝很用心的設計很多節目,包括要求每次打球時,夫妻都得拆散和不同成員同組打球,增進彼此了解,而且還舉辦不少聚餐、或邀請成員到對方家庭聚會的方式,讓彼此感情更融洽。至今,雖然大家情感融合宛如一家人,這樣的聚會與活動的熱力,卻一點點也沒有消退的狀況。

鴛鴦隊中高手如雲,像黃永清是東方球場多屆球王,而管業森的老婆楊玉琴,則是東方球場的球后。創隊會員林文勝則是老淡水球王,除了球技,林文勝同時也是老淡水的理事與大屯球場的董事,對於球場的管理與經營更有獨特的見解。

球敘加上聯誼活動會激起什麼樣的火花?2007年九月二十三日的會長盃,一早身著復古裝扮的隊員們踏入會館,頓時讓時空宛如倒退到小白球初創年代。

報到桌旁拿著小花傘的楊玉琴,坐在復古球具擺飾旁,一點都感覺不到球后平時的殺氣。而身著古裝英國風的吳永昇,卻有著出外打獵的喜氣。總幹事周皓與一旁忙進忙出的夫人唐筱雯,也歡喜的招呼準備要進入休閒時空的隊員們。

會長吳永昇說得好:「有全國最美麗與貼心的球場總經理郭秋琳,如此細心的安排,這群年齡相當的朋友,在高爾夫所建立最真誠的情誼,濃郁的感情真的比家人還要親。」